導讀:就想看徐曉冬和馬爸爸的保鏢李天金打!裝什么逼呢?中國傳武豈容這樣踐踏!打假是沒錯,但是炒作太明顯就有點過分了。另,傳武和體育競技本就兩回事,臟招生死就一瞬間,文明社會允許打殘打死而無責?贏了就可以踩下整個武林?你讓世界看中國的笑話,那些真正的高手能讓你笑下去?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111.jpg

 
  徐曉冬的算盤。 解讀一個社會事件,落點回到錢上往往是最好解釋的。在“宗師”們不斷的挑戰迎戰中井噴,這是過去兩年間,媒體形容體育產業時用的最頻繁的詞匯。在此之中,被資本瞄準的搏擊產業雷雷太極被徐曉冬狂揍至今,主管部門終于發話了,國體育局武術中心周金標,武協新聞主管韓建明,四川武協秘書長任剛等紛紛出來表態。說什么,讓東方明珠與故宮比高低不妥,讓190大個與120小個子比賽不公,武術分武術套路家,武術散打家,武術理論家...真可謂名家挨了揍,我輩長了眼...但是,武術界官員們歸納來歸納去,少了個最通用的稱謂沒有公布,那就是“武術表演藝術家”,你干脆就說:雷雷是太極表演藝術家,徐曉冬是武術散打家,不在一個層面不就得了...
 
111.jpg
 
  那雷雷為何冒死挑戰狂人徐曉冬呢?看來一切都是金錢名利惹的禍啊。不過,我還是有個疑問必須問問:王林大師算哪類大家?表演家?理論家?還是投機家? 王林從一個雜耍藝人經歷十數年“表演” ,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各色名流,他算不算~法無禁止皆可為典型范例? 算了吧,還是讓我代體育界發布個聲明吧:“徐曉冬與雷雷的比賽是無效的徒勞的,我們歷來主張用和平方式談判解決紛爭;武壇之上,大個不子能欺負小個子,強者不能欺負弱者;我們強烈譴責西門慶的荒淫無度,我們也應該聲討潘金蓮的不守婦道,我們更應該鄙視武松的耀武揚威。我們主張世界和平國家安定,所以我們再次宣布,擱置門派爭議,共同開發武術事業,我們有一萬個理由和睦相處,沒有一個理由拳相向”
 
111.jpg
 
李天金,杭州西溪龍舌嘴,太極禪苑,這里名師云集,其中有連續數年太極拳全國冠軍,他還有一個身份是:馬云的安全助理,很多人理解為貼身保鏢。[1] 
中文名 李天金[1]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河南省溫縣[1]  職    業 太極拳師[1]  主要成就 一級拳師
李天金8歲始練太極。之后一路“征戰”到鄰村,被另外兩小子輕易打敗。而那兩小子,就是王西安(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陳式太極拳傳承人)的兒子。
14歲,李天金拜王西安為師,正式開始了他的太極征程。
1998年,19歲的李天金榮獲中國溫縣第五屆太極拳年會推手65KG冠軍及擂主,太極拳一等獎。之后數年在各項武術大會上蟬聯冠軍。
在武術界的正式介紹中:李天金,擅長于陳氏太極拳內功及各種拳路,尤擅長太極散手,其風格繼承于師父的凌辣快準狠,在武術界享有盛名,現為河南省一級拳師,國家級裁判。
如今他是馬云的安全助理,太極禪苑的總教練。
 
“如果我悄悄打雷公太極,說我贏了,你們誰信。太極有上百年歷史,我才多大,所以我必須有媒體曝光出來,如果曝光就是炒作,那我就是在炒作。”——徐曉冬
“格斗狂人”徐曉冬:
如果曝光就是炒作 那我承認自己在炒作
(徐曉冬個人簡介:2002年以MMA打擊形式在北京成立第一個MMA綜合格斗組織,圈中人稱“中國MMA第一人”。)
徐曉冬“樹敵”越來越多了。
以前他四處下戰書卻鮮有應戰者,但在20秒擊敗雷雷以后,挑戰者從四面八方涌來:中國武當掌門人賀曦瑞、四川太極推手研究會路行會長、崆峒派弟子、陳家溝太極王家拳公開向他發來戰書,廣東搏牛武術俱樂部董事長李尚賢欲出100萬元挑戰他,并揚言:贏了你拿走100萬元,輸了你下跪磕頭。連李連杰都發聲支持太極再戰徐曉冬。
他本人似乎并不在乎,越戰越勇,昨天下午他更在視頻直播中放言:要3分鐘撂倒馬云的保鏢李天金。
但他坦言厲害的(武林人)自己不打,也打不過。他也承認自己在炒作,“不高調怎么有人關注,沒人關注我打假有啥用”。
“如果我悄悄打雷公太極,說我贏了你們誰信”
在接到新快報記者采訪電話時,徐曉冬直接說,“你來采訪的吧,好的,我知道了,可以,但現在很多媒體在,你一個半小時后打來。我這一天都在采訪中度過,快累死了。”雖然他在抱怨,但說話的語調很快,聽上去情緒高昂。但再接通徐曉冬的電話已經是三個小時以后。
徐曉冬知道網上的批評聲音很多,有網友認為他得意小勝,恥于大家。也有人覺得狂妄自大詆毀了中國武術。
最集中的批評是徐曉冬借挑戰炒作自己,尤其是與雷雷之戰的20秒直播視頻。
對此,徐曉冬從開始對媒體含蓄表示,“炒作就炒作吧,只要能把假的打出來,大家怎么認為都行”,到直接在某直播平臺說道,“如果我悄悄打雷公太極(雷雷的微博名),說我贏了,你們誰信。太極有上百年歷史,我才多大,所以我必須有媒體曝光出來,如果曝光就是炒作,那我就是在炒作。”
他也不在乎大家稱呼他為“格斗狂人”,“你們叫我什么都行,高興的話你也可以叫我瘋子,我本來就是個瘋子,為武而瘋。”
“對抗整個武林,我很孤獨”
徐曉冬一再表示,自己現在名氣確實大了,但他從頭到尾都是一顆“功心”。
而且他認為格斗由于規則多,和傳統武術較量時,“其實是吃虧的,他們插眼都可以,但我們不行。我遵守規則在打。”
“我不怕輸,圈里人都知道,我水平不是很高,我就是一個拳館老板,一個業余愛好者,對抗整個武林,我很孤獨。”徐曉冬還直接告訴新快報記者,“除了孤獨,我確實很憤怒,不過我的憤怒不是雷雷說的那樣,我的憤怒是他公布了我的私人信息,我的憤怒是這個武林充斥著虛假的把式。”
接下來,他還有很多打算,要和更多人聯合建立打假聯盟,“把武林圈中坑蒙拐騙的人都揪出啦,拆穿他們的真面目。”
廣州武林人:不應將“搏擊對陣太極”作為關鍵詞引誤解
這件“轟動天下”的武林大事,似乎并沒有對廣州武術造成多大的影響,除了廣東搏牛武術俱樂部董事長李尚賢欲出100萬元挑戰徐曉冬外,其他大多數人避談這次紛爭,怕造成誤會:他們的比試是私人恩怨,絕不能代表拳種的高低。
挑釁、踢館、復仇……這些都是江湖上的歷史,沒想到卻突然被拉到了眼前。有廣州武林人認為,徐曉冬的形象像極了《葉問》里樊少皇飾演的金山找,為了在佛山武林打出一片天下,四處踢館。但遺憾的是,現實畢竟不是電影,葉問這樣以武服人平息紛爭的角色也許不能及時出現了。
“五星級大廚和家庭主婦之間沒有比試意義”
廣州某武館館長學武已經數十年,早年學習的是螳螂拳、洪拳等傳統拳種,但隨著格斗的熱度日漲,為了更好地綜合訓練,也為了順應市場,他開始學習格斗,并把傳統拳種的精髓,比如貼身靠打、擒拿手等融入其中。
正因為同時學習了傳統拳種及格斗,在他看來不同拳種之間的比試,如果沒有制定相應的規則那是沒有意義的。
“就好比五星級大廚和家庭主婦之間比試沒有意義一樣,不是說誰的廚藝高低,而是受到各種限制,大廚在小廚房里施展不開,配料不夠,硬件不充足。”他解釋道,“就好像太極,推手當然更強,但如果不講究規則,格斗自然要占優勢一點。”
所以他認為這樣的比試只能算是個人私斗,不能代表格斗也不能代表太極。
他還透露其實廣州各武館之間也會定期比試,不過都是同拳種之間的較量,“有時也會打得頭破血流,但都是臺上論功夫,臺下稱兄弟才是武者應有的武德”。
廣州七星龍行太極坦尾武館館長胡海龍也認同這種說法。
胡海龍認為這本來只是一場個人名義進行的較量,但是網絡媒體在報道這場對決時,也有意無意用“太極宗師”稱呼雷雷,將“搏擊對陣太極”作為關鍵詞,引起大家的誤解。這才導致有關“太極無用”的說法也在網絡上傳開。
事實上,胡海龍館長以前也是專業散打格斗運動員,接觸太極拳后,才發現散打里所有的動作都在太極的套路里邊有,他認為格斗的精華其實是從傳統武術中提煉出來的。太極理念在格斗、散打、搏擊、詠春都可以融合,虛實變化,聲東擊西,含胸收腹,立腰拔背,進退顧盼加中定,守中線顧平衡,這些都是所有傳統和現代格斗的核心,又何來太極拳的形式化之分。
廣州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資深武林人則表示,以前一直以為電影中的武林太夸張,沒想到生活遠比電影精彩,徐曉冬像極了《葉問》里的“金山找”,囂張跋扈,四處惹事。“我們希望有一個葉問式的人物出現,但恐怕很難了”。
“徐曉冬贏了拿100萬走,輸了向武林磕頭”
廣東搏牛俱樂部老板李尚賢告訴新快報記者,他覺得雖然自己不能和葉問相比,但他要殺一殺“金山找”的氣焰,不能再任由其自鳴得意,“徐曉冬已經傷害了整個中國武術”。
 
李尚賢,師從梅花樁第17代傳人李銘清,練習過廣東著名的洪拳和詠春拳。
他出100萬元公開向徐曉冬發起挑戰,“徐曉冬贏了拿100萬走,輸了向武林磕頭”。
在李尚賢看來兩個練武的人之間的格斗,本來只是一件平常事,贏輸都是必然的!贏者和輸者,只代表了他們之間的技術差異,并不代表他們在武術界里水平的高低,更不代表他們所練習的門派的優劣。如果大家把這種個人之間較量之贏輸視作拳種之間甚至傳統武術與現代搏擊之優劣,那就大錯特錯了。
但當記者問到“是否擔心會輸?”李尚賢并沒有正面回答,只是一再地表示:“我很有信心。”
分頁: 1    2